湘巷襄厢祥想香象

梨园笔记(盗墓笔记民国戏曲AU瓶邪黑花铁三角)

你尽可以说戏子下贱,但戏子也是中国人,身上流的也是爱国的热血。都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我倒要看看,声腔唱词还有身段真的只能祸国不能救国么?——吴邪

PART1摆起龙门说九门(上)

丁丑年夏,东洋兵攻进了前朝的旧皇城。同年冬,长江边的国都惨遭屠城,尸骸遍野,血把长江都染红了。南京围城之前,急急出奔,仓皇来到山城陪都的有匆忙内迁的政府官员,疲累交并的离乡难民,伤兵满营无心再战的国民军,这些人虽然有都自己的故事,但却不是这次故事中的主角。

冬季的江城,近水处雾多湿气重,为了祛寒,当地人喜欢吃些辛辣的东西暖身。辣椒熬炒出的红油在锅里翻滚着,毛肚、牛喉、牛肠,这些富人们不屑一顾的边脚料,也在锅中一同翻腾。食客们吃得汗流夹背,一边还讲着从各处听来的八卦流言,涉及的人物从高高在上的总统将军一直说到市井里坊的斗筲小民,有道是吃自己的肉,听别人的故事。

有这么一条消息就是这时被讲出来的。说话人的声音未落,吐出的字句也尚未与湿冷空气中咸黏的汗还有火爆的辣味充分混和后消失于嘉陵江水有节奏的滔滔滚滚中,便在人群里起了效应,关注度丝毫不亚于大总统的惧内故事。

哈德逊花园易主了。

花旗国虽然位列强国,但对中国一直颇为友好,早年为了庚款留学的事奔走过,更何况第一夫人一家与这个国家的渊源。陪都中也有不少的花旗人居住,所居之处,照旧按他们国家的规矩起名字,一般都是首任屋主的姓或者籍贯地加上个表示花园公园别墅老宅这样的词儿。哈德逊花园的第一个主人就是一位姓哈德逊的茶叶商,现在花园里还找得到几颗当年他从秦岭里拖出来的千年老茶树。

哈德逊花园如今的屋主不再姓哈德逊,却是一位有名的戏班班主,姓陈。

话说当年定了这个临时的首都之后,北平南京等地的学校俱都内迁,文化界人士亦然同来,而其中的艺术家,特别是传统戏曲艺术表演家们,用俗话讲那叫角儿,也往这浓雾挡锁着的江城来了几位。

中华地大,各地语言风俗有别,各地人爱听的戏也不一样。但大体都默认以京剧昆曲为代表,是唱遍全国的大剧种。其它的地方剧种凭借语言的优势各自在自己的属地盘踞。战争还没打起来之前,梨园行里的名角大腕儿们呆的地方,无非就是京沪两地。

至于叫得响唱得好的名角,前清慈禧老太后还在的那会儿爱听戏,当时的人排过一个同光十三绝。改了民国之后,单说上海就有九门提督,说得是九个唱戏的世家,这九家个个身怀绝艺,都有自己的戏园子,底下的徒弟伙计人才济济。但要光这样也只能算是手艺好或者善于经营,九家还合力建了个上海市戏曲公会,推一位张爷做了会首,其它红李陈吴黑霍齐解八家都是会董,全上海吃梨园饭的,哪家当家的得急病死了,孤儿寡母无米下锅,他们管,哪家唱粉戏甩淫腔伤风败俗了,他们管,哪家掌柜的周转不开,穷得要把大衣箱都押到当铺里了,他们也管。

但是啊,管得虽然多也都只是跟戏园子挨边的事。你比方说八一三事变,淞沪会战,这个九门提督可就管不了啦。丁丑年的秋天跟冬天,上海一直在打仗,逃难逃得十室九空,谁还有心思看戏啊。眼见着戏园子里的座儿一天比一天空,九家班主凑在一块儿这么一琢磨,干脆,奔南京去吧。金陵是虎踞龙盘的千年帝都,离上海又近,先过去躲躲,等打完了再回来接着唱也没几天的路不是?

谁成想九家人从上海到了南京还没唱上一个月,东洋人占下了上海连口气儿都没歇,就跟过来了。得,继续走吧。

应该往哪儿走呢?九家班主的意见有些不统一。红班主,吴班主还有解班主觉得应该去广州,广州虽然靠海,东洋人的船要是真要打到了也不会太慢,但毕竟一步之遥就是香港澳门,东洋人不给中国人面子,至少也要给大英帝国和葡萄牙国面子不是?法兰西又占着越南,花旗国在吕宋那边也有势力,这两个地方离广州都不远,东洋人再不济,也犯不上一人单挑好几个强国吧。最终,撤去广州提议的因为赞成的人太少没有通过。更多的人觉得跟着政府准没错,于是九家戏班收拾行李,跟着国民政府撤退的脚步,辗转西去。

半年来舟车劳顿水土不服,屁股后头又有东洋人步步进逼,路上还要费心与占山为王的土匪和其实跟土匪差不多,只是多披了张官皮的各地驻军周旋,让班主们身心俱疲。九门提督的名号在上海已经叫了五十多年,九家班主早都是爷爷辈的人了,扔下上海的家业让东洋人白拣,越想越觉得不甘心。还没等到重庆,病累缠身的春和班李班主就先过世了。一行人凄凄艾艾抵达重庆的时候,李家班首先进城的便是李班主的那具寿材,旁边长子李四地蓑麻扶灵。没能活着进重庆城的除了李班主还有海棠班红班主的夫人,秦安班黑班主的夫人,庆余班齐班主的三个儿子。在凄冷的冬雨中,活着进了城却没能活到下一个春天的还有维摩班张班主的夫人和两个儿子,黑班主,齐班主的女儿,莲笙班解班主的大儿子。

经历了内迁的九门人丁不旺,搭班对戏的时候就容易人手不足,加之数次辗转,几家戏班所剩的资金道具还有戏服也是不多,略做商议,决定九家合租一个大点的戏园,就在磁器口,既省线,又能显出他们的九家一心精诚团结。

九家各有自己擅长的行当和剧目,于一处合演还真有点明星荟粹的意思。起初倒也和睦,后来,陈班主趁李黑两家老主身故,新主经验不足的当口,一夜之间便合并春和、四海和秦安三家变成了一家,此时齐班主眼疾甚重,无力顾及,不久之后齐班主归西,庆余班也被陈家蚕食,九家于是变成了六家。当年沪上九门提督,也就跟中央军让人揪心的战报一样,鲜有人提及了。


评论(2)

热度(3)